编辑,一个重新被定义的角色

tim发表于:2018年10月17日 15:34:41

到2017年8月,中国移动端网民已经达7.6亿,互联网移动端普及率为58%。移动互联网像腾空而起的蘑菇云,惊人又美丽,在这个蘑菇云升起的时候,很多东西被打乱,但是打乱的同时也在快速地重组,建立起新的规则与秩序。海量的信息在一张“网”里,信息与信息的叠加产生反应,人们重新面对一场从虚拟世界到现实世界的交叉之战,每天都要面对“替代”或“再定义”。

滴滴打车重塑了司机岗位,他可以是司机,他也可以切换成出入写字楼的上班一族;四通八达传播技术重塑了老师与课堂,他还是老师,但他也可以是线上教育运营者或者签约自媒体人;便捷的支付与物流系统,重新定义了邮递员,他仍然在送包裹,但是重新植入了智能技术与大数据...图书出版行业,在移动互联网的重塑里,很多细分类的岗位也在被重塑,编辑就是其中之一。

老编辑——内容的狂欢

当“老编辑”们在交谈时,他们在谈什么?内容,永远的内容!他们对内容以外的东西几乎毫无兴趣,无数的“老编辑”坚守在这个岗位上,笔耕不辍,无数新人带着满怀的“编辑理想”或“文学情怀”奔赴这个战场,展现他们的文字激情,调出最合适的词语,寻找最客观的语气,用最挑剔的眼光,描述知识、陈述事情或者表达感情。

35.jpg

我们可以确定的是“老编辑”们是以内容为中心的!具体一点,例如在他们工作时,对作者的稿件进行初步的审读、评价,对通过的稿件进行推荐,在正式确认发表之前进行细致的校对工作。更多的时候,他们对大量的稿件负责,完成冗杂的加工修改工作,让内容更符合行业惯有的标准。偶尔,他们会亲身参与行业会议、学术交流讨论论坛、接触各类文字或其它材料来进行选题,确认选题,选题通过之后继续基础的写稿或组稿。他们是在格子间的高级写手,用职业标准和传统经验为文字润色或进行更多的加工,更多的要求是严谨、准确。
在这里,如果非得给“老编辑”工作一个定义,我们可以称之为人文文化。

新编辑——受众的追逐

社交媒体像一块糖果,尝过的人先感受到了“甜”的味道,机器算法初现的时候像一块蛋糕,不同的行业都扑上去哄抢,只是有人有“刀”,有人有“钱”,剩下的人观望!像社交媒体、机器算法类的多种贴上“移动互联网”标签的东西衍生出来之后,出版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编辑也是如此。

普通网民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UGC,再以人际传播、群体传播等方式让信息不断裂变和再创造,在信息的海洋里,很难再找到那一批老编辑费心产出的内容。新编辑上场!他们具备互联网思维,若是新式“网虫”效果更佳。当新编辑们在交谈时,他们在谈论什么呢?受众、流量、渠道,还有更多更多的内容,从文学素养到商业理论,都可以掰扯点什么出来!

36.jpg

他们开始十分坚定地以受众为中心!在受众的UGC循环里,必须提供更具有创新性的内容,在海量的、碎片化的、良莠不齐的内容里,先抓住受众的眼睛。显然,这里的内容跟传统的内容大有差别,这里,内容不是依照编辑的原则,而是依照受众的需求,即受众想要看到什么样的,喜欢看到什么样的。新编辑已经跳出那个格子,他们开始跟受众对话,从简单的事情到深层次的意见、观点、态度,更多时候,编辑会凭借内容的力量成为受众的“意见领袖”,得到受众拥护,甚至会迅速形成粉丝经济效应。在这个岗位上,他们不会止步于简单的文字修改和加工,更多的是受众的需求,从心理到行为每一步都细细揣摩,在每日成串的数据里思考再创造,从文字到图片到视频,进行资源重组式的编辑,展现更多的形式,花费更短的时间,更直接的捕捉用户。

在这里,“新编辑”工作,不再是简单的归属于人文文化,而是以人文文化为基础的科学文化。

很多时候,移动互联网世界里,渠道会掩埋内容,算法或超越思想,但是技术的力量得到放大之后,对优质内容的渴求欲望就会越强烈。在新的时期,对内容“优质”的界定也有了变化,关注受众需求越来越重要,以受众需求为中心,融入富有创造性的、互动性的、多类型的内容,书链在做的就是这件事!

在海量的内容市场里,精准抓取用户的需求,推出更多符合移动教育的创造性产品,支持深层次的互动交流,支持碎片化快捷化的吸收,支持多媒体形态的呈现,只为更好地服务新时代的读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