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技术在教育图书行业的窘境

tim发表于:2018年10月17日 15:41:09

一、什么是AR?

AR是 Augmented Reality 的简称,直译的中文名称为增强现实。增强现实技术是一种实时地计算摄影机影像的位置及角度并加上相应图像、视频、3D模型的技术,这种技术的目标是在屏幕上把虚拟世界套在现实世界并进行互动。可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体验书链在增强现实技术上的一些应用实现。

1.png

大部分人第一眼看到这个演示效果其实是比较兴奋的,包括书链研发团队也一样。特别是书链帮助机械工业出版社制作的一套光学教材,因为光的传播过程是无法靠一系列的图片和文字就能说清楚的,当时我们给出的解决方案特别酷,只需要在书链APP内打开我们的扫图功能,然后对准教材上的图片,这张图片就直接动了,可以非常完美的展示各种光的传播路线,比任何文字的描述都更加通俗易懂。

二、AR技术的窘境,谁是元凶?

在2013年的江苏书展上,中国矿业大学出版社出版的《采掘机械与液压传动》号称是国内首个使用AR技术的教育图书,借助AR技术,可以将书中大量复杂的采掘机械零部件及构造图片,直接显示为运行状态,平面的齿轮图瞬间就能够变成立体图像运动起来。除此之外,读者还可以使用虚拟按钮与模型进行交互,例如操控设备逻辑运转、改变设备参数等来观看机器的运行状态。毫无疑问,这种交互相比于纯纸质图书可以大大提升读者对于知识的理解。
看似一个美好的春天即将到来。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AR技术只是昙花一现!


市场悖论,一场成本和市场的博弈

中国矿业大学出版社数字出版部主任杨传良在书展中介绍,该社对于此项技术是全方位原创策划开发,自己掌握核心技术。技术开发成本占图书总成本的80%以上,约每本30万元。

接力出版社推出了《香蕉火箭科学图画书》系列,这套书除了纸质书的版权引进费用,还单独支付了AR技术的使用费(每本书2千美元左右,全套包含几十本),价格也基本在数十万的规模。

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推出了《孩子的科学》,内容资源来自西班牙派拉蒙的儿童科普类图书,内容涉及太空、信息、工业等多方面,涵盖了数学、天文学、物理学等11个学科。原书只有纸质内容,号称花费数十万植入AR技术。

以上都是3-4年前的新闻了,如果我们现在还在谈AR技术很难实现,那一定是招了假技术。目前书链就可以帮助客户几乎零成本去实现AR技术,或者自行集成第三方的AR SDK插件实现都是非常简单的,这对于因为技术瓶颈无法制作AR图书的业内伙伴确实这是一个好消息。 

可惜的是,这根本不重要。其实,AR技术的普及是完全可预见的,如果图书行业需要靠技术优势来获取市场份额的话,那只能说明程序员们都可以出来创业了。 

本质问题在于,即使解决了AR技术的问题,成本一样居高不下,因为植入AR技术的纸书最终的价值产出不在于技术展示形式,而是内容本身的仿真度、丰富性,甚至还必须植入交互性,如果只是利用AR技术进行简单内容展示,其所产出的价值又得大打折扣,甚至可以说没有价值。 

我们再来看一组数据:

《看!恐龙》这本书在制作过程中的相关数据:文字修改18次,AR动画方案修改15次,插画和平面设计修改30多次(其中UI界面修改就多达21次),模型及动画制作修改16次,严格到板龙爪子的弯曲方式、插画中角落里的一片小小树叶的形态都进行反复考证。每一天,都不断有更好的新想法冒出来,甚至书都开始打样了,还没有停止继续修改。以上的制作流程可不是简单的编辑能完成的,制作人员必须具备跨界的思维和大局观:既要具备文学与美学知识,又要懂技术,既要深刻了解儿童心理,还要有丰富的知识面,充分展现纸质书的内容、AR展现的模型和动画甚至游戏相互关联的特质。

看完以上这组数据其实更能说明,技术根本不是重点,最终的图书价值产出完全取决于内容本身。回到主题,如此高额的研发成本,最终不可能只是把这些内容作为书籍的配套,研发成本势必会转嫁给读者,导致纸书价格提升数倍,甚至数十倍。

这里就有很明显的悖论:内容越丰富、交互体验越好,则图书价格必定越高,更高的图书价格导致读者必定会敬而远之。

下图为当当网关于AR图书的销售状况。

2.png

高成本的投入、市场的疲软最终让图书出版商趋向于理性,不再跟风,不再靠新技术来制造营销爆点。因为读者会更加理性的分析图书定价与其产出的价值是否符合,哪怕一时冲动购买,也很难有二次消费。

未来,如果可以借助AR技术寻找到新的商业模式(广告植入、电商变现等),实现多方共赢,也许AR会有春天,否则永远逃不出这场博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